太阳亚洲官方网站[优惠活动]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宋志坚
宋志坚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2,087,305
  • 关注人气:47,383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春节,我们在网上团聚

(2011-01-28 15:31:55)
太阳亚洲官方网站标签:

春节

父母

女儿

团聚

杂谈

女儿打电话回来说,昨晚做了一个梦,与爸爸妈妈姑姑表姐表嫂和丫丫好像还有表哥都在一起,就在五一广场。她帮了别人一个忙,结果与大家走散了,她就为这个梦挂电话来的。她说她很少梦到与那么多亲人在一起的。

接了女儿这个电话,我首先想到的是她两三岁时的一件事,这件事在我为她写的日记中记着的,那是1987年10月2日:

 

今晚,爸爸、妈妈带着含含去五一广场玩,快到五一广场时,妈妈不见了。爸爸带含含去广场的喷水池四周找,以为妈妈也会到那边去找,找了半天,没见到人。含含看到别的小孩坐碰碰车,也想坐,却说“咱们不坐”,看到别的小孩吃可乐,也想吃,却说“咱们不吃”。爸爸知道女儿的心思,只好十分抱歉地对含含说:“爸爸身上没有钱。”含含很听话,只是说:“爸爸没有钱,妈妈有钱。”

爸爸带含含找了一个多钟头,没找到妈妈,就想回家了,心里感到很对不起含含的。后来在广场外碰到一位叔叔,向那个叔叔借了两块钱,又重新回到喷水池边上去给含含买可乐。这时,妈妈也找过来了,这才总算弥补了这一个夜晚的遗憾。

 

也是五一广场,也是人走散了,但这已经是二十三年前的事了。 


春节,我们在网上团聚两三岁时的女儿

  

接着,我又想到一天比一天迫近的春节。女儿在北京读书七年,但每年寒假,都回来与爸爸妈妈姑姑表哥表嫂表姐以及丫丫一起过春节的。在腊八节后,差不多就要到家了。买半夜三更的机票回来,坐机场大巴到阿波罗大酒店,我们就在那边等她。眼下离春节越来越近,节日的氛围也越来越浓,她却得在异国他乡,度过这个中国人相当看重的节日。

没有研究过潜意识,没有研究过梦文化,不知道上面所说的事与女儿的梦有什么关联。我能确定的只有一条:春节即将来临,女儿想家了。

 

女儿出国留学的意向,一年半前就定了的。去年此时,我冒出一个念头:在她硕士毕业之前,到北京去住一段时间,让她有一个“家”的感觉,可以回“家”吃饭,回“家”睡觉,还可以请同学到“家”里来。她妈把这个想法悄悄对她说了,她将信将疑地应了一句:“真的?”我以后才知道,她与她的同学以及老师都说了。她说他们听了之后都很感动。但她当时并没有更多的感情流露。

清明之后,女儿就将此事排上日程表了,一边准备毕业论文的答辩,一边就在电脑上发帖寻找可以短期租住的房子。因为短期租住,又有经济条件限止,还要考虑到具体日期,这房子不太好租,但最终还是被她搞定了。

那天,是她到北京火车站接我们到那个“家”的。

 春节,我们在网上团聚
这是女儿到北京火车站接爸爸妈妈时拍的

 

我们在北京这个“家”,在文蕙园路6号五月华亭,小西天牌楼边上,离她学校不远,总共三十多个平方米。靠窗口的是榻榻米,靠卫生间的是灶台,有电冰箱、微波炉、煤气灶、电视机。白天,她妈妈煮饭煮菜,一家三口就用玻璃茶几当饭桌;晚上,把茶几搬开了,摊开女儿同学送来的床垫,铺上席子,再把当中的玻璃门一拉,就成了两个卧室,她们俩睡榻榻米,我就睡在地铺上。这环境很局促,设施也很简陋,气氛却很温馨。

女儿间或带同学到“家”里来,因为地盘小,一次带一个。有读本科时的同学,有读硕士时的室友,还有一位,是她读中学时的同学如今却在那边硕博连读的。记得她来的那一天,正好是端午节,我们还一起吃了粽子,那粽子是女儿的导师送的。有一位在读本科时的同学,如今在甘肃的《读者》杂志社工作,正好出差北京,也上我们“家”来了。那天下午,我为她俩在那个曾经朝夕相处的校园里拍了不少照片。

 春节,我们在网上团聚
右边的是甘肃来的同学

 

女儿有空时,我们也一起去旅游,就游览北京的景点。去了鸟巢与水立方,去了天安门与故宫,去了恭王府、雍和宫,国子监和北海公园,也去了西三条的鲁迅故居暨鲁迅博物馆。这些地方,大多是女儿去过几次的,有时与同学一起去,有时陪着客人(包括德国来的学者)去。在北海公园游览时,她曾说起,此处来过几次,那个使“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”的湖对面的白塔却从来没有上去过。她有点想上去的,但我已筋疲力尽,没有再上白塔的欲望,如今想起,却有一种难以弥补的遗憾。

  春节,我们在网上团聚
在这个叫鸟巢的地方

  春节,我们在网上团聚

天安门前一家人

 春节,我们在网上团聚

很想去看看对面的白塔

 

她的那篇有关阿诺德·盖伦美学思想的硕士学位论文,我也是在那个“家”中读的,研究对象是一个颇有争议的思想家,参考文献大多是外文版的。

 

春节,我们在网上团聚

钟楼见证七年青春

 

 春节,我们在网上团聚

这里曾经有个“家”

  春节,我们在网上团聚

从校园里的宿舍搬东西回“家”

 

离开北京那天,我们三个人又一起到她学校去了一次。把她从学校搬来的东西再搬回去,把她要让我们先带回福州的东西搬回来。她还不能回福州,还得参加毕业典礼,还得参加出国培训,还得办理出国手续。那天下午,女儿送我们去机场,目送我们通过“安检”口后,她发来一条短信:

“这二十天谢谢你们!我生活在最幸福的家里!”

 

女儿离家之后,我也做过一个梦的,梦中与女儿一起长途跋涉,走到黄昏时分,出现了一片茫茫无边的沙漠,好不容易碰到一个人,问他走出这沙漠要多久,那人说起码也得十几个小时,一下从梦中惊醒。想到自己年过花甲,本该是含饴弄孙的时候,女儿却还在一条相当艰辛的路上苦行,感到心头一阵苍凉。从那之后,我就怕后半夜醒来,怕那种荒凉的感觉。

女儿暑假在家时也有过犹豫。我们这个楼道,就有几位她的中学同学,看到她们一个一个的上班下班,她就感叹说,自己都那么大了,还在读书。但路基是这样铺设的,怎能半途而废?我只好对她说,就当去德国工作,搞的是人文研究,就把留学生基金会给你的补贴当做“工资”,每年还有一次可以回家的假期。

自从女儿上北京读书起,我就预感到,我们与女儿在一起的时间会越来越少,女儿离我们会越来越远。每次送别,最难受的是她离家前的两三天。每次她快回家时,又总有那种“惜春常怕花开早”的感觉。但那时候,她毕竟一年两次回家的,寒假一次,署假一次。那个时候,她春节都和我们一起过的,虽然只是一个小家庭,毕竟也是一个完整的家,毕竟也是一家团聚的。

 
春节,我们在网上团聚
这是1988年的春节吗?


春节,我们在网上团聚
那么,这是1990年的春节了

春节,我们在网上团聚
又过了几年,大概是上个世纪90年代前期的春节吧

 春节,我们在网上团聚

1996年春节从老家回来后和表姐在一起

 

 春节,我们在网上团聚

2006年春节前在福州采访画家黄继葵

 

 春节,我们在网上团聚

2006年春节,奶奶九十大寿,宋家姐妹在老家村头的千年古樟前留影

 

春节,我们在网上团聚

2010年春节后回北京时摄于福州火车站

 

今年,是女儿出生以来,第一次不能和我们一起过春节。女儿想家,我们能不想女儿?!

但我又想对女儿说:这其实也是很平常的事。要不,怎么会有“每逢佳节倍思亲”的诗句千古流传?我也这样对自己说,要是女儿永远都在父母的卵翼下过日子,整天都在父母的身边转悠,你心里就舒畅?何况,现在有视屏,有网络,是整个世界都被称为“地球村”的时代。

我对电话那头的女儿说:春节,我们在网上团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写于2011年1月27日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,太阳亚洲客户端,太阳集团娱乐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